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邪教



「什么?你说王丹芊和凌琳失踪了?」庞卿惊诧地问道



「是的,到处都找过了,都没找到,也没人知道她们去哪里了,打手机也是关机。」庞卿的手下说明着情况。



「行了,这个事情我会上报给领导的,你先下去吧。」「是的。」「这下可玩大了,公安局局长的千金失踪了,而且又是在我手下办事的人,怪罪下来就真要出事情了。」想到这里,庞卿感觉非常不安,便立刻将此事报告了上去。



晨曦撩开城市上方还不愿散去的云雾,那是初夏跟春天的缠绵,那是情窦初开的懵懂,那是捉摸不透的情思。静谧中跳跃着活力,含蓄中透露出迫切,矜持中按捺着躁动,这就是霖玉市的清晨,总会让人变得多情善感,诗兴大发起来。



而再美的景色也需要用心去体会,而又有谁能享受这样的清晨呢?



「什么?你说王丹芊失踪了?」霖玉市公安局局长王勇诧异地问。



「局长,是的!」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她和凌琳找回来,一定、务必、必须给我把人给找到!」「遵命!」「咚咚咚……咚咚咚……」王丹芊缓慢地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笼子外已经站了好几个人。他们敲打着铁笼,还抓住铁笼网猛烈晃动。



「贱狗,快起来!」



王丹芊瞄了一下笼子外的人,然后用手慢慢将身体撑起。此时笼子外的人将王丹芊和凌琳的铁笼门打开,示意王丹芊和凌琳从里面出来。



王丹芊在经历过之前的轮奸凌辱之后,对于这群男人的命令很是抗拒,出了笼子肯定没有好事。



看到王丹芊和凌琳并没有要从笼子里爬出来的意思,外面的人有些生气,踢了一脚铁笼。



「喂!我说你们两个听到没有,让你们爬出来!」「这些外国人如此嚣张,很多事情肯定都能做的出来,如果跟他们这样硬碰硬,估计还要吃亏。」想到这里,王丹芊将身体的朝向转个180度,从铁笼子里慢慢地爬了出来。



手刚刚触碰到地面,就被人一把拽住头发,把王丹芊拖行到负一层实验的一块空地上。



「啊!放手!」



王丹芊对于这样粗鲁的行为很是不满,被松开后,用十分愤恨的眼神等着拉拽自己的那个人。



随后王丹芊听到同样的惨叫,凌琳也被用同样的方式,拖到了王丹芊的身旁。



王丹芊和凌琳半躺在地上,看到男人们已经围住了她们,所以没敢动。这个时候,岛田拨开人群,来到王丹芊和凌琳跟前。



「王丹芊警官,凌琳警官,我们再次见面了!」王丹芊和凌琳慢慢地坐起身来,岛田也蹲下,与王丹芊能够面对面。



「你们到底是些什么人?」



「我们是一群追求梦想的人,一个远大而光明的梦想。」一群绑架少女,甚至绑架女警察的犯罪团伙,居然自称为「追梦人」,王丹芊感觉一阵恶心。



「呸!就你们这群禽兽,也能叫做『追梦人』?」王丹芊一脸不屑,而岛田也预料到了王丹芊的这番反应,所以并没有感到意外。



「历史的铸造是需要一部分垫脚石的,而你们应该感到骄傲,能够成为大日本帝国称霸世界的贡献者。」其实他们只是要把王丹芊和凌琳作为洗脑的实验品,却用了无比伟大的词句进行形容,让人听着很是别扭。但王丹芊和凌琳此时也才完全肯定,自己面前的这群人是来自日本的秘密组织,但来到中国的目的暂不明确,从他的话语中也很难理解。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但我只想告诉你,这里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土地,神圣不可侵犯。你们这些日本人,从哪来就滚回哪去,否则你们吃不到好果子!」这番空洞的言论自然无法威慑到面前的日本人,但王丹芊心中的强烈爱国情怀和正义感迸发而出。



「也许是吧,但也有可能,百年之后,或者更早,这片土地,就是我们的了。」岛田抬了抬自己的眼镜框子,轻描淡写的说道。



虽然说的很绕弯,但是王丹芊读懂了岛田话中的意思,她开始意识到,这群人是受日本政府指派,她面对的已经不是一个刑事案件,而是国家层面的斗争问题了。



「呵呵,呵呵呵,蚂蚁撼大树——不自量力。」对于王丹芊的还击,岛田轻轻笑了一下。



「那我想你应该也听过这么一句话,『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哈哈哈……或许我们之间的谈话有些沉闷,那么请问,王丹芊小姐,你喜欢玩游戏吗?」对于岛田这般大跨度的转变,王丹芊不知所措。



「呃,我是指桌游或者财迷之类的游戏。」



看到王丹芊没有回答,岛田怕王丹芊没有明白自己的问题的意思,所以又对自己的问题进行了补充,。



「问这个干什么?」



「哦,没什么。只是我现在想跟你,还有你身后的凌琳小姐玩一个小游戏,如果,如果你们赢了的话,呃,我想我可以放你回去。」这样的奖赏对于王丹芊和凌琳来说非常有利,但是王丹芊并没有透露出兴奋的表情。



「那如果我们输了呢?」王丹芊冷冷地问道。



「如果你们不走运输了的话,作为惩罚,你们需要帮助我完成一件事情。」「什么事情?」「输的话你们就需要做我们的实验品,供我们做实验研究,不过请放心,只是一个心理研究的实验,不会伤害到两位。不知道两位女警是否能够接受?」「什么!?让我们做实验品!真是可恶,这直接杀了我们有什么却别?」王丹芊内心还纠结着。



「怎么样?」



「那你先个告诉我们是什么样的游戏。」



「呃,这种需要你们答应之后才能说。」



「可恶!」



「芊芊姐,反正也都这样了,就试一下吧。」身后的凌琳小声对着王丹芊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陪你们玩这一次。」犹豫了片刻之后,王丹芊还是咬着牙准备搏一搏。



「很好,既然你们答应了,我也就跟你们简单介绍一下游戏的规则。这个游戏的名字就叫做『我做你猜』,规则很简单,你们中的一人会被蒙上眼睛,然后我们会做一系列的动作,最后被蒙上眼睛的人要回答我们提出的问题。但是考虑到作弊的问题,所以另外一个人是完全观看整个游戏的过程。游戏有许多轮,只要你们能赢下其中一次,就算你们赢。明白了吗?」光是从岛田口中的描述中看,游戏的规则还是非常的公平的。



「如果真是这样,如果我们赢了,你们一定会信守承诺吗?」王丹芊还是不能完全想相信这些人会给她们这样的机会。



「你在来到这里之前,也跟我们美丽的淑美小姐交过手。最后是王丹芊小姐技不如人,被打败了才被带到这里的,我们完全没有作弊和不诚信的行为哦。」事已至此,王丹芊也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那好吧,让我来跟你们玩,凌琳在一旁看着。」「可以,人员的安排由你们自己决定。」「凌琳,你在旁边帮我看着,别让他们耍无赖。」王丹芊对着凌琳说。



「好的,芊芊姐。」凌琳点了点头。



岛田让人给王丹芊戴上眼罩,王丹芊在被带上眼罩的时候,心理还是有些不安和恐惧。



「王丹芊小姐,是否已经准备好?」



「准备好了。」



「好,第一轮游戏开始,在游戏过程中,你不得作出任何不配和游戏进行的举动,否则将直接判定为输。」话音刚落,王丹芊就被人推倒在地上。这一突然袭击让王丹芊下意识要反击,但想起刚刚听到的游戏规则,她忍住了,静观其变。



王丹芊被推倒之后,感觉有人抱住自己的双腿,让把自己的双腿张开,随后有东西插入到了自己阴道里。



王丹芊迷糊了,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不是说好做猜题游戏的吗,为什么又开始强奸自己了。



就在王丹芊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肉棒从她的阴道中拔出。



「请问王丹芊小姐,刚才你一共被操了多少下?」「什么?」王丹芊完全惊愕了,「这算什么呀?为什么会有这么下贱的问题?」王丹芊刚才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点,更不会想到问题竟然是这样变态这样下流。



「请王丹芊小姐作答。」



「我……我……」



「请立刻给出你的答案,谢谢!」岛田很有礼貌的说道。



「二……二十五次。」



犹豫了许久,王丹芊只能随便猜了一个答案。



「很遗憾,你答错了!请我们的凌琳小姐公布正确答案。」王丹芊摘下眼罩,看着凌琳。



「是……是三十二次。」凌琳小声的说道。



在出题之前,岛田已经用纸板的形式告知凌琳问题的内容。在知道了问题之后,凌琳在一旁死盯着王丹芊的下体,目不转睛,将每一次插入都记在了。



「对的,正确答案就是三十二次。这一轮,女警队败!」「可恶,居然这么简单的问题我都没有回答上,真是可恶,只要答对了,我和凌琳就可以重获自由了。不行,一定要集中精神。」王丹芊心想。



「现在开始第二轮,请将眼罩再次戴上。」



一个人上前,再次给王丹芊蒙上眼罩。



等待了片刻之后,王丹芊感觉到又有肉棒插入到了自己的阴道里。这一次她格外注意肉棒在自己阴道里抽插的次数。



「一二三四五六……」王丹芊心中默数着。



这肉棒在王丹芊阴道内抽插了四十六次之后,从她的阴道中拔出。



「请问!咳咳。」岛田故意了两声。



「请问王丹芊小姐,刚才操你的肉棒,有多长?」「什么?!这算什么呀!?」虽然王丹芊也预想到对方会变化问题,但是自己绞尽脑汁都不可能想到问题居然都是这般变态的。



「这我怎么可能知道!」王丹芊愤怒地摘下眼罩。



「怎么了?难道要选择弃权吗?」



「这些人分明是在耍我,但是我却又没有办法。」王丹芊咬着牙心想。



「没有。」王丹芊说道。



「那么就请说出你的答案呀,要求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十四,十四点六厘米。」王丹芊只能再次胡猜。



「王丹芊小姐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到底对不对呢?」刚才操了王丹芊的人走向前,岛田拿着一个软尺比划起来。



「十八点九厘米,很遗憾,王丹芊小姐再次答错了。这一轮,女警队败!」再次蒙上眼罩之后,这一次,王丹芊被要求摆出男下女上的姿势,趴在男人的身上。在肉棒插入到王丹芊到阴道后,她感觉又有一根肉棒在自己身后,在自己的肛门附近活动。



「你要干什么!?」王丹芊已经意识到那肉棒是要插入自己的肛门,「别插那里,求你了!」「这是游戏的一部分,请王丹芊小姐注意。」岛田提醒道。



刚说完,肉棒就突破束缚,插入到了王丹芊的肛门里。顿时间,强烈的胀痛感传来,阴道和肛门同时被粗大肉棒插入的感觉确实不好受。姿势刚刚摆好,两根肉棒就开始有节奏的在王丹芊的两个穴内抽插起来。



「这一次会问什么问题呢?」王丹芊琢磨着。



「请问王丹芊小姐,刚才操你屄的肉棒有多长?操你肛门的肉棒一共抽插了几次呢?」「完了,问题是越来越难,是越来越难猜中了。」王丹芊只能再次胡猜了一个答案,结果自然是相差甚远。



「让我试一下吧。」这是的凌琳开口了。「让我试一下吧,或许我能够答对。」「凌琳,你真的要玩吗?」王丹芊试探性的问道。



「芊芊姐,你就让我试一下吧。」



几轮下来一无所获的王丹芊也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来拒绝,只能让凌琳来尝试一下。



凌琳被蒙上双眼,被用同样的姿势双穴插入。一旁的王丹芊看到凌琳被凌辱的样子,突然感觉特别悲伤。自己和凌琳作为女警察,却到了要被迫玩这些淫贱游戏的地步,是作为一个女人的悲哀,更是作为一个女警察的悲哀。



「那么请问凌琳小姐,刚才操你肛门的肉棒有多长?一共操了你的肛门多少次?请作答。」凌琳一脸迷茫,王丹芊也知道,其实这样的问题换做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根本没法回答上。



「十八点三厘米,一共是四十次。」



「恭喜你!次数答对了,就要看一下长度是否正确。」王丹芊和凌琳此时都开始默默祈祷,希望幸运女神眷恋一次她们。



「二十点七厘米。很抱歉,凌琳小姐你输了!这一轮,女警队败!」「现在我们要更换一下游戏的内容,谁要来玩呢?」岛田说道。



「还是我来吧!」王丹芊还是希望能够担起责任。



「芊芊姐。」



「凌琳,相信我。」



凌琳点了点头,但其实,王丹芊自己心里都没底,又怎么让别人相信自己。



王丹芊被蒙上眼罩之后,肉棒再次插入自己阴道中。奇怪的是,这一次并没有被双穴,而且肉棒在阴道中抽插的次数比之前都要多出很多。突然,一股暖流涌入体内。肉棒刚从王丹芊阴道里拔出,岛田就用手指捂住王丹芊的阴部,并示意她不要起来。



「请问王丹芊小姐,刚才射到你屄里的精液,有多少毫升?」面对越来越无耻的问题,王丹芊感觉非常无力。



「我不知道。我……我放弃。」王丹芊沮丧的回答。



「看来是我们出的问题太难了,或许我们需要一个选择题。那好,进入下一轮。这一轮里面,不再是问答题,而是选择题,请王丹芊小姐抓住机会。」已经被羞辱了多次,王丹芊也基本上失去了信心。



「好的!王丹芊小姐,现在在你面前有五个玻璃杯,杯子里面分别装着五个不同人的精液。而你需要做的是将它们按照一二三四五的编号,依次喝掉。然后会有十个可爱的小伙子来到你面前,你要做的是给他们口交,然后将他们射到你嘴里的精液进行品尝。随后答出是几号杯子中的精液,同时,也有五个人是干扰选项,他们的精液不在这五个杯子里。你都需要一一辨别。听明白了吗?」「虽然这一次依然不好猜,但是至少有了一个选择,或许能够猜中呢?」抱着这样的心理,王丹芊拿起了一号杯子,将它送到自己的嘴边。那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再次扑鼻而来,但这一次不同,王丹芊需要努力地辨别出这些精液的气味和味道。所以她用力闻了两下,说实话,除了腥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王丹芊将杯中的精液全部送到嘴中,用舌头反复搅动,半分钟之后才全部吞下。



「现在是二号精液。」



王丹芊还是先闻了一下,跟一号的气味没什么区别。随后她将二号杯子中的精液全部送到嘴中。



「天呀!这玩意有区别吗?」



在将五杯精液全部喝完之后,王丹芊也实在无法尝出有什么特别。



「看来这一次还是得猜了。」



第一根肉棒已经送到了王丹芊嘴边,王丹芊将它含到嘴里,慢慢吮吸起来。



过了许久,嘴中的肉棒中将精液射到自己的嘴中,『品尝』了一下。



「这个人的精液味道,似乎有些异味,是之前都为喝到过的味道。」王丹芊心想。



「这个不在那五个杯子里。我答对了吗?」王丹芊答道。



「这个等你答完之后再揭晓。」



无奈,王丹芊只能一口将后面的九个人都口交了一遍,将他们的精液都喝完之后,一一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十题里面你答对了三题,我们的规则是要全部答对,所以还是很遗憾的告诉你,你失败了!这是最后一题,所以按照我们之前的约定,王丹芊小姐和凌琳小姐,你们完败了!」听到这里,王丹芊和凌琳都非常沮丧。



「但是,我们这里还有一题附加题,如果两位想要尝试的话。」已经被弄得没了脾气的王丹芊对于这样的附加题自然不感冒,嘴角残留的精液都忘了擦去。倒是凌琳希望能够尝试。王丹芊没了主意,只得听从一次凌琳的意见。



「这一次是需要两个人一起进行的游戏,所以也是考验两位女警的熟悉程度。」男人们将王丹芊和凌琳的双脚放到胸前,再托住她们的屁股,使她们只有头和肩膀着地。随后王丹芊和凌琳的阴道里都被塞入用于扩张的铁漏斗,在被摆弄几下之后,铁漏斗已经将王丹芊和凌琳的阴道完全张开。



「受到这样的凌辱,还不如直接死掉算了,为什么自己还要乖乖地任由他们玩弄?要不是凌琳……」王丹芊也知道,凌琳胆子很小,虽然受尽凌辱,但是要让她以命相赔自然不可能。自己也只是为了凌琳的安危,所以才支撑到了现在。



随后众人开始对着两位漂亮的中国女警打飞机,然后将自己的存货通过扩张开的铁漏斗,射到两位女警的阴道中。当王丹芊和凌琳阴道被精液完全填满的时候,岛田开口了。



「这个时候问题来了,请问王丹芊小姐和凌琳小姐,两位屄中的精液总体积是多少呢?这一次只要答对整数就可以。」「芊芊姐,你觉得是多少呢?」凌琳尴尬地询问王丹芊。



「我,我不知道。你来回答吧。」王丹芊小声说道。



「呃,二十三毫升?」凌琳其实也是胡乱说出了一个答案。



众人小心翼翼地将王丹芊和凌琳阴道里的全部精液倒出,然后把这些精液的体积进行了测量。



「最后的结果是——三十一毫升。显然两位女警太低估自己了嘛。」岛田猥琐地笑着。



「现在,所有的游戏都玩了,两位小姐都输了。那么,请按照游戏的规则,接受我们的惩罚吧。」王丹芊和凌琳坐在地上,没有说话。



「就请两位小姐在这两份协议上签字吧。」



「什么?《自愿成为红叶组织洗脑研究实验品的协议》?」王丹芊和凌琳被协议标题吓到了。



「对的。大日本帝国想要灭亡中国,掌握洗脑技术是非常有必要的事情,所以拿中国人进行实验是最好的研究方法。」「之前那些失踪的女孩都是被你们绑架,做……洗脑实验的?」王丹芊颤抖着问道。



「她们可都是自愿成为这项研究的实验品的。」说话间,岛田拿出了好几份协议书,纸上都签着之前失踪女孩的姓名。



「她们虽然还是有点抗拒,但是还是非常有诚信,所以这些实验我们都是征得了实验品的同意的。」「不可能!不可能!」王丹芊不敢相信岛田口中所说的一切。



「能够为大日本帝国做出贡献是无比荣耀的事情,尽管她们都是中国人,但是大日本帝国还是会永远感谢她们的付出的!那么,现在需要王丹芊小姐和凌琳小姐也贡献出自己身体和灵魂的时候了。」「不!」面对岛田的步步紧逼,王丹芊抱着头惊叫一声。



「愿赌服输,作为一个礼仪之邦,最基本的诚信都被舍弃的话……」「不……我不愿……我不要。」王丹芊摇着头。



一直站在一旁的淑美冲过来直接在王丹芊身上踢了一脚,将自己被中国人凌辱的怒火发泄出来。猝不及防的王丹芊被淑美踢到。



「你们中国女人都是贱逼,一副欠操的模样还装高冷装清纯,也不看看自己的屄有多贱。」一向言语不多的淑美一下子说出那么多脏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吃惊,而王丹芊也被淑美这般突如其来的怒火搞蒙了,不知道说些什么。



岛田拦住了淑美,不让她继续伤害到王丹芊。



「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总有一天你会求着作我的洗脑实验品的。」王丹芊慢慢地从地上坐起来,用带有些许愤怒的恐惧眼神看着岛田和淑美。



【完】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