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女角色搭訕



「我跟我男友分手了!」「他竟然說對我沒感情…」「我覺得好難過…。」



小雪,線上遊戲的暱稱,我跟她一起打怪解任務已有一年半,但我對她所知不多。



因為我很懶,懶得跟人打交道,問東問西,大多是同時間上線遇到,一起組隊打打怪,練練功,之後就下線洗澡睡覺。



電動本身只是下班後的娛樂,線上的人事物,我都很少去詢問或關心。



「嗯?那恭喜啊!下個男人會更好!」我回。



「我跟他交往兩年了耶!也是遊戲內認識的。」小雪說。



「啥!我遇過的玩家嗎?」我回。



「有啊!我們每次組隊,我不是都會帶個人,就他啊!」小雪說。



「咦!那不是女的嗎?」我訝異的回。



「大叔!你真笨!誰說女角色就是女的。」小雪道「他說用女角色,在線上遊戲內容易被關照,也容易跟其他女角色搭訕。」「我就是這樣被他搭訕到的。」



「原來是這樣!他講的滿有道理的。」我回。



「大叔!你怎這樣好笑,這種事情大家都知道。」她說。



「我是沒去想過,畢竟我只是打打遊戲,然後洗澡睡覺。」 我回「不想把簡單的事情,搞的很複雜。」



「總之,我們就是這樣認識後交往的。」她說。「喔!那分手好啊!反正下個男人會更好。」我回。



「我對他下了很多感情耶!」小雪說。



「那就是你的人生啊!」我回。



「你怎都不安慰我啊!」她氣氛的道「真無情!」



「老實說,我不知道狀況,也不能評論。」我說「更何況我沒見過網友。」



「你沒見過網友?」小雪道「你怎這麼宅啊?」



「哪有什麼好驚訝的!就事實啊!」我回「你見過很多啊?」



「沒!也只見過三個。」小雪道。



「三個都交往了?」我問。



「沒!就只跟這個交往。」她說「我不是這麼隨便的人。」



「好奇怪的定義,怎扯到隨不隨便?」我說「在我眼中,交往跟交配,其實差不了多少,先交往後交配,先交配不交往,先交往不交配,先交配後交往…。」



「你怎這樣講!」小雪道。



「我只是從男人的角度跟你說而已。」我回。



「怎說?」小雪道。



「我是男人啊!笨蛋!」我笑道「怎會不知道男人心態,只是我敢把事實說出來而已。」



「這倒是。」小雪道。



「他除了遊戲之外,還有跟你什麼互動嗎?」我問。



「沒!他很迷遊戲,我會去他家跟他一起玩遊戲。」她說。



「喔!」我說「那會分手不意外。」



「怎說?」小雪問。



「我不敢講,省得又被你罵。」我回。



「不會!我幹嘛罵你?」她說。



「好吧!反正講了也沒差。」我說「我想在他心中,你只是一門炮。」



「你怎可以這樣講!」小雪憤怒道。



「唉!都說了,你又不肯去面對現實。」我回。



「我對他下很多感情耶!」她說。



「我知道,但那只是你。」我說「這兩年來,他對你做了什麼?或是你去他家怎過的?」



「我假日就帶筆電去他家陪他打電動打整天。」她說。



「除了打電動吃飯打炮陪睡,他有待你出去哪玩過嗎?」我笑問。



「你怎可以這樣說!」她氣憤的道。「不過我們真的很少出門玩,也只是出去吃飯,連看電影或去戶外都沒!」



「看吧!我說的一點都沒錯,只是你不敢面對而已。」我說「你只是花了兩年證明他把你當炮友」



「………」她無言。



「吃飯沒?」我說「都快中午了,我肚子餓了。」



「沒!不想吃!我難過死了!」小雪道。



「笨一次就夠了,不需要為了這男人而不吃飯。」我說「你住哪?」



「就不想吃啊!」她說「問我住哪幹嘛?你要請我吃飯啊?那你又住哪?」



「可以啊!念在你失戀,請你無妨!」我說「我住XX」



「咦?我也是耶!」她說「我是在YY那。」



「哦!」我說「那滿近的啊!要一起吃嗎?我肚子餓了!」



「我沒啥胃口耶!」小雪道



「我肚子餓死了!」我說「想吃好料!」



「啥好料?」小雪道。



「中正路上不是有間新開的燒烤?」我說「我還沒去吃過,每次經過滿多人的。」



「那好貴耶!」她說「我男友都帶我去吃小麵攤。」



「我自己一個人過,習慣對自己好點囉!」 我說「我覺得還好啊!你幾歲啊!怎會覺得貴?」



「二十五啊!大叔!」小雪說「我知道你快四十了!」



「咦?」我驚訝的道「你怎會知道?」



「有次打完王,休息的時候我有問過你。」小雪道。



「喔!我忘了!」我說「管他的!你到底要不要一起出來吃?」



「嗯!也好!」小雪道「吃好料轉換心情!」



「這就對了!」我說「那我去接你吧!十分鐘後我應該會到,電話連絡。」



「好!」小雪說。



十五分鐘後……。



「你好啊!小雪!上來吧!」我坐在駕駛座上招呼她上車。



「大叔!你還真的是大叔耶!」她坐上車後,對著我這樣說。



「怎?我本來就承認我是大叔啊!所以暱稱也取大叔。」我笑著回。



「你還真奇怪!」小雪道「不過很實在。」



「誠實是我的缺點,所以老是被人唾棄!」我嚴肅的回她。



「對對對!」小雪笑著說「你說的都對!」



「呵呵!你笑起來很漂亮啊!」我說「會笑就好!啊!到了!」



她,素顏,臉上沒有任何化妝的痕跡,我喜歡!



我很討厭把化學藥劑往身上倒的女人,和一些人工裝飾,假睫毛,指甲彩繪…之類的。素顏才是王道,自然就是美,想著想著小弟又有靈感了!



她,皮膚白皙,身穿小洋裝,若隱若現的乳溝,目測是C左右;腿白,搭配紅色高跟鞋,一整個舉手投足,都可以讓小弟很有靈感……



這時,想想她那男友,不知道該說啥?突然之間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你笑啥?」小雪道。



「沒啥!」我回道「有吃飽嗎?」



「有!」小雪道「吃好飽!好久沒這樣開心吃了!這家肉質不錯!我喜歡他的羊肉。」



「有開心就好!」我說「那走吧!我送你回家吧!」



「還這麼早!我還不想回去!」小雪嘟著嘴說。



「那…。。」我想了一下說「我本就打算找你吃飯,沒想說吃完還要去哪…」



「那就去你家玩吧!」小雪笑道。



「我家?」我楞了一下。



「不方便嗎?」小雪問。



「沒!是沒啥不方便的。」我回。



「那還想什麼?」小雪道「走吧!」



「那好吧!」我說「我去結帳和開車,你到門口等我吧!」



「哇!你家真漂亮!」小雪一進門,就這樣說。



「還好吧!」我笑笑的回說「我自己規劃的,想舒適點。」



「嗯!看起來真的舒適。」小雪點頭道「你房間勒?在哪?我想看看!」



「哪有人第一次來就看臥室的?」我笑著回。



「我想看你這樣的大叔,房間是不是很髒亂。」小雪說。



「哈!確實很亂!但是應該不會髒吧?」我有點心虛的說。



「快快快!帶我看看!」她興奮的道。



「哇!你臥室更贊!」她一進臥室就這樣說。



「還好吧?哪贊!」我說。



她整個人躺在床上說「床好大!又舒服!咦……」



「你浴室好變態!」她尖叫道。



「又怎變態了!」我很無奈的回。



「怎可以看到裡面!變態!」她說。



「我就一個人住,看的到裡面有差嗎?」我說「洗澡的時候,知道臥室的動靜,對自己也是種保護。」



「嗯…。。也對!」她想了一下,回我說。



「咦!你用兩台電腦啊?」她看了一下床旁的書桌。



「嗯!對啊!一台上班工作用,一台在家掛網用。」我回。



「呵呵!難怪這台還在掛機。」她笑著說,隨後坐起來摸著電腦滑鼠說「你還真懶!我本在想為什麼有桌子沒椅子,沒想到坐床上,起身就可以玩電腦,累了就往後躺。」



「對啊!」我走過去坐在她身旁說「我本來就很懶,而且不喜歡長期坐在椅子上,有時用電腦閱讀小說,筆電移動一下,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很久了,也舒服。」



「哇!你好有錢!」她看著我的角色,隨意點選說。



「嗯?還好吧!」我說「都掛機了,有東西就認真賣,就可以換錢,然後再去找些裝備買。多晃幾圈,錢就變多了。」



「哇!你這些裝……,難怪你都不怕!」她看著電腦螢幕道「我跟我男友都躲後面,每次看你沖,就覺得你很神奇,怎都不怕死?原來…。」



她停了一下,又說「我每次打到好裝,都給我男友用…,可他還比我怕死。」



我笑說「這是遊戲,怕什麼死不死,掛了就在跑一次,比較累了點。加上我的裝穿上去,被打到感覺不是很痛,所以就沖了啊!」



「也對!但我們兩個加起來,東西沒你好,錢也沒你多!」她失落的道。



「唉!遊戲而已,何必勒!」我搬了台電腦,躺在床上後,我回她說。



「……」她突然沈默不語。我就讓她玩我的角色,我躺在床上使用另一台電腦



……半小時後………



她玩一陣子後,可能也覺得無趣,就躺下在我左邊,面對我問說「在幹嘛?」



「嗯?沒什麼!就只是瀏覽些新聞和網頁。」我看著她回答道。



低胸的小洋裝趴著面對我,眼睛瞄到她胸前的兩顆在呼喚我,小弟又有靈感了。



「我也要看!」她一翻身躺在我身旁,頭靠著我說。



我左手順勢摟著她的腰說「就沒什麼…」



她稍微扭了一下,就沒動作了。聞著她的髮香,視線往下看,那雪白的山峰在我眼前晃動,我小弟靈感更強烈了…,還好有筆電擋著。



「在想什麼?」她擡頭看著我。



「想吃了你!」我笑了一下說。



「神經!」她連忙低下了頭,左手輕打了我一下。



我右手放開滑鼠,握住她左手輕輕撫摸,她的手稍微縮了一下,還是讓我去撫摸她的手。



「你在幹嘛?」她小聲說。



「你的手好嫩。」我回。



她急忙縮手說「哪有!我手粗得很,不給你摸。」



「那可以摸哪?」我左手用力一摟,笑著說。



「都不給你摸!」她又用左手打了我一下。



「好吧!」我笑著說道,左手又摟了她一下,低下頭親了她的額頭。



「呀!竟然偷親我!」她說。



「我哪有偷親!我可是光明正大的親。」說罷,右手托著她的下巴,給她親了個嘴。



「嗚~!」她說「你壞壞!」



「我本來就很壞…」說完,我將筆電一合,順手放在桌上,左手一摟,將她放在我身上,小弟的靈感已經到達顛峰了。



「呀!」她叫了一下說「你頂到我了啦!」



「美女在前,沒反應的男人身體有問題…。」我笑說。



「亂講!我才不是美女!」她害羞的說道「這姿勢好怪!快放我下來!」



我才不理她,右手摟著她的腰,左手輕壓她的頭,就這樣吻了下去。



「呀!你真壞!」她說道。



我看著她,笑了一下,又在吻了她,這次先輕輕的快速吻她的嘴唇,然後將舌頭放了進去……。



「嗚~」她嘴巴發出了聲音,因為我左手壓著她的頭,右手慢慢往下,開始搓揉著屁股。



「不可以!我們才地一次見面。」她喘著氣說道。



「你單身,我單身,有什麼不可以?」我把身體一翻,壓在她身上,說道。



「嗚~」我雙手抱著她的頭,用嘴唇輕輕的吻著她,然後用舌頭挑逗她的唇,最後再將舌頭放進去。



吻畢,我左手撐著身體,面帶微笑看著她。



「看我幹嘛?」她有點不知所措的問道。



「在欣賞你啊!真美!」我笑了一下,說道。



「哪有!你又亂講!」她害羞的翻個身,往我懷裡躲。



我低身側躺,又吻了她,這次右手開始在她腰間和屁股間撫摸。她扭動著腰軀,喘息聲越來越重,在享受我的挑逗。我將裙子往上掀,隔著內褲撫摸著屁股。



「啊~」她情不自禁叫了一聲。



我又將手往上深,將背後的胸罩扣解了開來,然後繼續撫摸著屁股,大腿,就在這兩者之間慢慢移動,裙子越拉越高,已經無法遮擋小褲褲。



右手換到兩腿之間,隔著內褲搓揉她的小穴。



「不行!」她一手抓著我,趁嘴巴有空的時候說。



我沒理她,繼續撫摸,右手被抓,但是手指還是自由的,所以用中指隔著內褲,撫摸著她的小穴。



「內褲濕了耶!」我說。



「亂講!」她小聲回我。



我中指鑽進小褲內,她手一握緊我的手,叫道「啊!不可以!」



我開始用手指往小穴內探,她叫道「啊~啊~不可以,不可以…。」可手卻漸漸失去力氣。我中指將小穴上下撫摸,時而進入,她的喘息聲越來越大,身軀扭動的越來越厲害。這時右手不在攻擊小穴,而是雙手深入衣服內,往上一擡,她雙手也往上伸,衣服與內衣都被我丟在床旁。



我親吻著她,右手弄著小葡萄。



「啊!」她又叫了。



我起身,迅速的將自己全身脫光,小弟英挺的瞧著她。



她捂著臉,轉頭不敢看…。。



我跪下,迅速將她內褲脫去,她來不及反應,內褲就被我褪去丟在一旁。



「來!」我左手摟著她的脖子,將她拉了起來。



「怎?」她驚訝的看著我問道。



「來沖衝!」我笑道「洗個鴛鴦浴怎樣?」



之後,拉著她的手,往浴室走去。連蓬頭開水,等水熱了後,轉身像她衝去,她雙手遮住那雪白的酥胸,我看了笑了一下,將她全身都淋濕後,抹了些沐浴乳在手上,從她背後開始抹去。



「啊!」她叫了一聲說「我男友都沒這樣對我過。」



我笑道「分手了,不是?還想這樣多做啥?」雙手從背後繞往她腋下,她不自覺的雙手就往上舉,我就順手開始搓揉她胸部。



「啊~」她羞紅的臉說「這樣好怪!我自己來!」說罷,身體就往後退了一些。我將她拉了回來,雙手搓揉她的頸部,親了她一下,說道「來!」



上半身抹上沐浴乳後,她眼睛睜大的看著我,我笑了一下,便繼續往下半身搓揉,從下往上看著她晃動的雙峰,小弟的靈感就變得很強烈。



「還有哪沒抹乾淨嗎?」我問。



「沒!」她小聲的回我。



「那我幫你沖水囉!」我笑著道,然後將她身上的泡沫都沖洗乾淨,手輕輕的搓揉她全身,撫摸著她的乳頭,兩個都硬了起來。



我連蓬頭拿給她說「來!換你表演了。」



「啊?」她楞了一下,遲疑了一下子,拿起連蓬頭,也將我淋濕。轉身抹了些沐浴乳在手,也很溫柔的抹遍我上半身,她伸手抱著我抹向我背後時,雙峰在我身上搓揉,我小弟完全忍不住的一直頂著她。



「啊!克制一下吧!這麼活潑。」她害羞的說。



「能克制就有問題了。」我笑著說。



她轉身又擠了些沐浴乳在手,看著凶狠的小弟一眼,蹲了下去。



「喔喔!」這次換我叫出聲了。



她邊笑邊握著小弟說「怎?舒服嗎?」



「很舒服!」我非常爽的跟她說「你的手很溫柔,弄得我很舒服!」



她輕輕搓揉小弟和兩顆手榴彈,真是………。



全身抹滿好後,她幫我沖水,很溫柔的清洗我的身體,蹲下沖洗小弟的時候,她突然張開嘴……



「喔喔喔!」又換我叫了。



「好舒服!喔喔!你真是…」我看著她含著我的小弟,頭部一前一後的移動,輕扶著她的頭說。



「這感覺真美妙!」我在享受那感覺,小弟越來越亢奮,受不了了!我將她扶起來,引導她轉過身背對我,扶著她屁股,輕輕一擡,小弟往裡面一挺!



「啊~」她叫了一聲說「好硬!」



「啊~啊~不要~」她叫道「不可以看!啊啊~」



「啊~啊啊啊~你……」她叫著。



看著鏡中的她,雙峰不規則的跳動著,我腰挺進的更大力,小弟更加狂野!



「啊啊~不行了!啊啊~我不行了!」她叫著,整個上半身漸漸的往下。



「啊~別…。。啊啊!別這樣!啊啊啊~太刺激了!」我將她拉起,扶著她的肩膀,拉著她的手,用力狂頂。



「啊啊~」我雙手緊緊我著她的雙峰,輕輕的抽插她,她得到了喘息「吼~~」聲音變得低沈。



我停了下來,問她說「舒服嗎?」



「很舒服,你真強大!」她小聲的回我。「啊~啊~會癢!啊~」



我緊緊的搓揉她的酥胸,親吻的她的脖子,慢慢的扭動我的腰,讓小弟在小穴裡打轉。



「到床上,好嗎?」我停下來問她。



「嗯!」她小聲的回我。



我牽著她的手,走出浴室後,突然彎腰將她一把抱起。



「呀!會掉下來!」她叫了一聲,雙手緊緊摟著我說「我很重!你抱不動啦!」我輕輕的把她抱上床,順著姿勢吻了她脖子。



「呀!」她抱緊我扭了一下,我小弟又亢奮了起來,身體壓了上去,將雙腳輕輕扳開。



「啊~」小弟的挺進,讓她又叫了起來。



「啊啊~啊啊~」小弟抽插,讓她不自覺的叫了起來。



「舒服嗎?」我問。



「啊~舒…服…啊啊~」她的叫聲和身體的反應,正面的回應著我。



「要快嗎?」我說。



「啊~要!……要快!」她叫道。



「我還不想。」我摟著她的脖子,將她拉起。



「呀!」她順著我的姿勢,坐在我身上,我小弟一用力,她撐不住,整個身體往前躺「啊~」



我雙手握著奶,將她挺了起來,然後一手扶著屁股,讓她自己動了起來。



「啊啊~啊啊啊~」她邊搖邊叫,我邊扶著奶,有時緊捏,有時輕撫,小弟不自覺的用上了力。



「啊啊~好硬!好硬!頂到了…。」她接近瘋狂的叫著,自己越搖越大力,我雙手緊握著她的奶,享受著小弟被夾緊的快感。



「我…。不行了!」她突然全身沒力,全身重量往我身上壓,我僅靠著雙手緊握著雙奶,撐住了她。



「別再弄我了…我受不了了…」她躺在我身上,嬌喘著說著。



我起身將她弄躺下,小弟還是在裡面,又回歸到正常體位,我開始慢慢抽插她。



「啊~別再弄我了…。」我慢慢的加速,她又回到亢奮的狀態。



「啊啊~啊~啊啊啊啊~快!快點!啊啊~我喜歡你快點。」她叫著。



「對…就這樣…在用力點…。好舒服…啊啊啊~」



我將她腿擡高,用整個身體重量插著她,她叫道「好深!啊啊啊~這樣好深…。」



我邊插邊吻著她說「想射了,你想射哪?」



「啊啊~好…。。好!射裡面…。。射裡面。」她瘋狂的叫著。



「射裡面?」我猶豫了一下說「不會有問題吧?」



「不會…。。啊啊啊…我有吃避孕…。啊啊啊…」她嬌喘著回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聽到她這樣說,我小弟完全無後顧之憂的大力抽插著。



「啊啊啊~啊啊啊~好棒!好棒!」她瘋狂的叫著「我受不了了…。快!你快點射…快點射裡面。」



聽到這樣,我也忍不住了,就豪爽的噴發了…。



之後,兩人相擁著睡的一個很舒服的午覺,真是美妙的一天,二十五歲的胴體,真是令人回味無窮。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