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性感的俏鄰居阿怡



鄰居進行大裝修,幾個星期以來都沙塵滾滾,令我很不方便,每日都要埋怨一番



終於,裝修大功告成了,這天,我發現電梯久候未至,唯有由十五樓走到地下,

只見大堂堆放了一大堆家 雜物,有人正在搬家進來。



我大歎倒楣之際,忽然一陣清香撲鼻而來,一個身材健美的少女向我點頭微笑。



面對這個美人兒,我當然立刻報回笑容,搭訕問︰「搬到幾樓?」



「十五!」她輕聲說,甜甜一笑,眼波一轉,令我立時如沐春風。



「真巧!我也住在十五樓!」我說,我已馬上想到,她正是自己的鄰居。



捱了好幾個星期沙塵噪音之苦,換來這麼甜美的一個俏芳鄰,看來相當值得。



「幹甚麼?」忽然有女人嗓音大喝︰「胡亂跟人家搭甚麼訕?」



我回頭一看,一個身形肥大的中年女人,雙手叉著腰站在大堂中央。



「你是甚麼人?」她不客氣地向我質詢。

我呆了一下,那少女立刻向胖女人說︰「媽!不要這樣,他是我們的鄰居哩。」



胖女人冷笑了一聲。我也不便多說,立刻離去上班。



下班回到家裡,鄰家似乎已安頓妥當,我從鐵閘向內望,

只見那少女穿著松身上衣短褲在抹家,修長的美腿均勻白嫩。



她也發現了我,向我甜美的笑了一下,我覺得這是世界上最美麗的笑容。



回到家裡,我開了啤酒送燒味飯,門前似乎還傳來鄰家少女的清香。



吃了半盒飯,忽然門鈴響了起來,門外是鄰家那少女。



「我叫阿怡!」她自我介紹。



我連忙開門︰「有甚麼事嗎?」



阿怡面帶歉意的說︰「我媽今早這麼凶,真對不起!」



「沒問題。」我說。



「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阿怡接著問。



「甚麼?」



「我家的廁所燈壞了,可替我換一換嗎?」阿怡問。



我立即答應,拿著梯子到她家問口時,忽然停住問︰「你媽媽……」



阿怡搖頭一笑︰「她出外買東西去了。」



我立時釋疑,拿著梯子走進屋裡,整間屋已經窗明潔淨,縈繞著陣陣清香,

果然是一個女孩子的家。



阿怡開亮廳堂的燈照進廁所裡,我拿著燈泡攀上梯頂,阿怡在地上扶著梯子,

我把舊燈泡除下來,自阿怡看一下,竟看見阿怡敞開的衣領裡頭,

是一雙雪白豐滿的玉峰,玉峰上的焦點嫣紅圓潤,傲然挺立。



我深呼吸一下,想把視線移開,但誘惑實在太大,想一直看下去,

又害怕阿怡向上看時會發覺。



我希望時間會凝住,但這是不可能的事,我看見阿怡的頭動了一下,

立刻把目光移開,主動向她說︰「請替我拿著舊燈泡。」



她淺笑一下,舉起手接著,但這時,她上衣的鈕扣突然鬆脫,

一個結實的玉峰袒露了出來。



阿怡面頰立時紅了起來,拉好上衣,我也不好意思,立即換好燈泡,走下梯子。



大門打開,胖女人走進來,她喝罵︰「幹什麼?你們幹什麼?」



我遲疑一下,胖女人已一巴掌摑到我臉上︰「你快滾!」



回到家裡,我心中當然不忿,只是剛才真是有理說不清。



激忿之餘,索性咕嚕咕嚕地喝了兩罐啤酒,倒頭便睡。



過了不知多少時候,我聽到有人在按門鈴。朦朧地開了門,門外是阿怡,



她雙眼通紅,淚流滿面。我驚訝地問︰「甚麼事?」



阿怡撲倒在我懷裡︰「媽又打我!她實在太過份,她當我只是一件附屬品,

我受不了!」



她激動地緊摟著我,陣陣幽香傳送到我的鼻端,我深深地呼吸,

阿怡豐滿的胴體把我貼得緊緊,我感到有一陣難以形容的舒暢傳遍身體,

也感到體內血脈在沸騰。



我輕聲說︰「別怕,我保護你。」我看著她烏溜的大眼睛,替她輕抹淚水。



「你真好,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你是好人。」阿怡的眼睛閉著。



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櫻桃小嘴微微吐著氣。



我吻了下去,我們四唇相貼,我把她摟得更緊。



我用手按住她的乳房,由慢到快的揉動起來,當我快速的抖動著手時,

她從喉間發出誘人的聲音:「啊~~~~嗯~~嗯~~~~~啊~~~」

雙手由推變成了緊緊的抓著我的肩膀,繼而由於窩在沙發裡使得氣息不繼,

只好將頭後仰打開喉嚨,任我強嘴按在上面。



我放開了她的乳房,手伸入短褲裡,撫摸她光滑的臀肉,

另一隻手則從松身上衣伸進去抓住她飽滿柔滑的乳房,下面的手翻到前面,

順著光滑的大腿內側向上,手指執著的落在了她長著陰毛的陰阜上,

將中指擠開大腿根柔軟的嫩肉,在她薄如蟬翼的短褲外摩擦她火熱的陰唇,

她難以控制的從喉間發出了難忍的哼叫。



我加大力度玩弄她已經發硬的乳頭,疼痛使她女性潛意識裡的被征服欲得到了激發,

她無力的說:「輕點,疼,」我放鬆了改用溫柔的撫摸,下面的手指已經挑開陰唇,

直接在裂縫中利用不斷湧出的濕滑潤膩的體液,輕鬆的找到了那粒已經脹大的陰蒂。



手指快速的挑逗使她變得全身癱軟,我知道是時候了,然後一下將她抱了起來,

突然的失重使她緊張的一下雙手抱住我的脖子,我將她抱緊了臥室。



我將她放在床上,不給她反應的時間,就脫下了她的松身上衣和短褲,

然後停下來用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她,手放在她豐滿柔嫩的乳房上,不做任何的動作,

她意外的不知發生了什麼,睜開因含羞緊閉的雙眼,當看到我的眼神時,

慌亂而羞恥的連忙轉過頭閉上眼睛。



我在她耳邊用滿含情意和誘惑的說:「睜開眼睛看著我,」她搖搖頭,

我用手指抓住她乳房的頂點,慢慢的加大力量,她感覺到我的執著,

嘴裡說:「不要,」還是害羞的睜開眼睛對視著我,

看著我慢慢的靠近她緊張不斷喘息的嘴唇,她突然雙手抱住我的脖子,

將嘴湊上來緊緊的吻住我的嘴,舌頭伸出來舔著嘴唇,尋找著我的舌頭,

我將舌頭迎上,糾纏在一起。



我開始激烈的撫摸她姣好的肌膚,手伸到她兩腿之間,她知性的分開雙腿,

我將手指插入她濕滑的肉穴,拇指按住她的陰蒂,一邊摳挖著火熱的肉穴,

一邊激烈的揉搓她的陰蒂,她忍不住的在喉腔裡發出歡快的哼叫。



我慢慢的從她的身上退到她的雙腿間,她知道我在看著她已經動情而打開的陰唇,

羞恥的雙手摀住自己的陰部,我拉開她的手,她忍不住說:「不要看,」

我用手將她被體液打濕粘在一起的陰毛,輕輕的分開兩片不算大的肉唇,

她不解的擡頭看著我說:「你要幹什麼?」



我壞壞一笑,一下就吻了上去,她意外的「噢」驚叫一聲,

我知道她從來沒有過這種經歷,她驚叫後的話證實了我的判斷,

她說:「不要,髒,」我擡頭說:「怎麼會,這是我喜歡你的表示,」

說完含住她的陰蒂,用火熱的舌尖舔弄,她被刺激的渾身發顫,

嘴裡不停的發出各種控制不住的叫聲。



不一會她變得全身僵硬,雙手抓住我的頭,胯部迎合著我的舔弄,

嘴裡發出女人本能矜持所壓抑的歡快的叫聲,我知道她高潮了,爲了讓她無法忘記,

我用牙輕輕的咬住她的陰蒂,延長她高潮的時間,「啊,我要死了,啊!」



待她高潮後平息一點,我爬上去,雙手扶著她的頭問:「舒服嗎?」

她不在迴避我的眼神用不可思議的又充滿情迷的眼神看著我,點點頭,

繼而羞恥的一下轉過頭,雙手則抱著我將柔滑的乳房壓扁在兩人胸間。



我伸手扶住我已勃起堅硬的陽具,在她的肉唇間滑動,輕輕的說:

「我能進去嗎?願意把你給我嗎?」她轉過頭用含著春潮和愛意的目光看著我,

一邊點頭一邊輕擡自己的胯部,給我迎接的信息。



當我進入到她身體裡,她再也沒有矜持了,雙手抱住我,嘴裡不停的哼叫外,

雙唇在我臉上灑下一片吻雨,雙腿盤住我的腿,知性的配合我的沖刺。



二十分鍾後,她在虛脫般的高潮後抱住我,不讓我下來,同時矛盾的流出了淚水,

阿怡問我︰「媽說男人都一定騙女人,你會騙我嗎?」



我一邊抹去她的淚水,一邊溫柔的說:「當然不會,我會一生呵護你。」



她輕輕的:「嗯」了一聲。我側身躺下,把阿怡抱在懷裡,就這麼裸身睡去。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